烫一壶酒酿你说好不好

作者: 深海蓝晶
2017年08月31日 16:31
175 6
烫一壶酒酿你说好不好

我姨画外音:有我喝的总不了你

我,业余写手,外行酒客,可能还记得我姨酿酒的一点事儿。

一次吃饭,我看到一桶的水浸泡在水里。 “姨!这个米做嘛拉个啊?(客家话,做什么的啊?)每次叫我姨都是超长的一声,不像别人的短促可爱。“酿黄酒啊!”“哦!”

米饭温度可以了,要入缸密封了。 “姨!缸做嘛个为擦跄?(为什么要擦干净?)看她用叶子把缸内壁擦干,要一滴不留的模样。 “酒才不会酿坏啊!”“哦!”

酒没酿多久,一次又去姨家耍玩,被我妈拖进里屋,要用称猪饲料的大磅秤看看我的体重。 呜呼哀哉,这这这我断不可答应。抱着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决心要保护我的隐私,“妈,酒好吃了没?”吃即喝,吃酒即喝酒。

成功转移视线,我妈去叫姨看看,逃过一劫,虚汗一身。 “阿姐,酒好吃了没?” “不晓得,我看一下!”

自从我姨酿酒以来,我妈过年第一句就是:“阿姐,有没黄酒啊?” “有啊,帮你装了两瓶,你带回去。”每次都是两瓶,如果酿地不成功,也是有一瓶的。那量是大瓶百事可乐的量,颜色浓郁,那色我估计是琥珀色。从一个镇子两地,到镇子上县城,再到镇子上外地,我姨总少不了我妈的酒酿。

小时候唱“两只老虎”掉进水坑里,我在想咋不掉进酒缸呢,那我现在也能成一代酒仙,一杯一豪饮,做一首酣畅淋漓的诗。别吹牛了!

我要开始记流水账了。 一直认为,会酿酒的女人虽家常却魅力加分,我妈在这方面就欠些火候。洗米,淘米,蒸饭,冷却,拌曲,下缸,发酵,成酒,和做豆腐一般,每一步都至关重要,酒酿得好不好全在酿酒人。

我一直以为酿酒皆是糯米,后来才知晓,上品用糯米,中品用粳米,黍米酿造为下品。为了成文,自是缠着我爹妈姨三个,探一探这其中的诡秘之处。

烫一壶酒酿你说好不好

饭甑

一次回老家,吃过“木桶饭”,至此留下了一丝印象。我爸提起蒸糯米饭用饭甑,我一脸茫然地搜索这是个啥玩意儿?十多年的语文白学了?听他细细描绘形状,我竟发觉那日的饭就装在饭甑里。这种蒸米饭的工具,略像木桶,有屉子却无底。

烫一壶酒酿你说好不好

布秧叶子

入缸前,要用开水烫缸壁,用“布秧叶子”擦拭,据说这是除湿去瘴气。我妈用客家话讲出,我又懵逼了这是个啥怪词?虽有一张高糊图,不忍心糊了大家的眼。

保暖

这我万万没想到。大冬天的,自己被南方刺骨风折磨得瑟瑟发抖,还得照顾这几缸大老爷们?要我说,自个抱团取暖去。后来我又懂事了,这路边的树还给穿稻草衣服,自家的缸不能太寒碜。温度太低,这酒得盖被子取暖,它才给你酒喝。

烫一壶酒酿你说好不好

老酒

这酒越陈越香,这人经过几个冬天的折磨有多耐寒,这酒经过几年的沉淀那就有多馥郁。黄酒是大家,比肩葡萄酒、啤酒,是世界三大古酒之一。盛酒的壶也是马虎不得的。非陶即瓷,塑料玻璃材质是断不会用来盛这美酿的。

文字粗糙,历练不足,匆忙下笔,但请指教。

图片|武平生活

来自厨友@深海蓝晶

下一篇:美食之旅 I 在塞班边吃边吃边吃(一)

厨友评论

黄小芽
  • 黄小芽:
  • 好厉害
已重置
  • 已重置:
  • 佩服酒量好的人
深海蓝晶
  • 深海蓝晶:
  • 来来来 酿一缸
笨笨的企鹅
  • 笨笨的企鹅:
  • 好想喝!
深海蓝晶
  • 深海蓝晶:
  • 哇那你闺蜜厉害了
璎洮
  • 璎洮:
  • 我们南方人都喜欢黄酒,我的一个闺蜜一天一瓶五加皮😂
电饭煲焖鸡的做法 椰子冻的做法 菠萝虾仁炒饭的做法 春饼卷葱爆羊肉、西葫芦的做法

向你推荐

电饭煲焖鸡 电饭煲焖鸡 椰子冻 椰子冻 菠萝虾仁炒饭 菠萝虾仁炒饭 春饼卷葱爆羊肉、西葫芦 春饼卷葱爆羊肉、西葫芦 水煮肥牛 水煮肥牛 糖水鸡蛋 糖水鸡蛋